[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374.cc >

人生修养的儒家宝典——荀子解读

[时间:2019-07-15 04:57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魏承思博士著述的《荀子解读:人生修养的儒家宝典》 终于跟广大读者见面了。这本书是根据魏老师2017、2018年“《荀子》研习班”讲课录音整理而成,并经魏老师近一年的重新审校,补充了大量课堂上来不及讲的内容,可谓字字珠玑,句句精妙,融千年经典与人生智慧于一体,是一本难得的解读传统文化的佳作。

  “述而不作,信而好古”是自孔子以来历代儒家学者的治学讲学传统,如今这一传统再次得以传承。虽然魏老师是严谨的学院派学者出身,学术功底深厚,学术著作颇丰,但自从上世纪末结缘并师从南怀瑾先生以来,魏老师秉承南老师倡导的“以经解经、经史合参”的治学方法,以“自由主义精神,守护中华文化传统”,让传统文化回归其本来面目。学术为人生,自古中国传统文化就是关于人生的学问,不是束之高阁、供奉于学术殿堂的阳春白雪。

  从2008、2009年的“太湖大学堂国学经典导读”,到2010年的“《资治通鉴》经史合参班”,再到2012年“《管子》研习班”、2015年“魏承思说《中庸》研习班”,2017、2018年“《荀子》研习班”,魏老师五次正式开讲国学经典。五次课程,魏老师对国学经典层层梳理,抽丝剥茧,深入浅出。

  除了“《资治通鉴》经史合参”没有整理成书以外,其余几次课程都根据讲课录音,整理成书出版发行,既为国人了解传统文化精华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也为专家学者深入研究相关经典提供了参考。

  本书是作者魏承思的演讲录,其钻研《荀子》多年,以其一贯的风格,深入浅出,用明白通晓的语言,在逐一解读文本时结合现实事例,使历史与现实、经典与生活融会贯通,引导大众对《荀子》这部国学“研究生”级别的巨著有一个明晰而全面的理解。

  从讲《管子》《中庸》到这次讲《荀子》,都是为了纪念南怀瑾先生。怀师五年前辞世,临走前嘱托我要继续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记得他最后一次开班讲课是讲《资治通鉴》。我说:“老师,你讲,我来当你的助教。” 他却执意要把我的名字和他挂在一起招生。他说:“我是给你铺一条路,搭一座桥。以后我走了,你来讲。”所以这就成了我的一项使命。我原先是有一个设计的:第一步是讲国学入门,有关国学的一些基本知识,到处做公开讲演,煽风点火,希望吸引更多的人一起来学国学。几年下来,来听的人不少,最后下决心读书的人不多,大部分是来凑热闹的。第二步是讲国学经典导论,分十二次讲一年,每次从经史子集里选一部有代表性的经典做介绍,让大家像进一个超级市场浏览货品一样,先了解一下国学一一这个老祖宗留下来的思想库里有些什么东西。最后一步就是专门讲一部经典,这就是研究班的程度了。在这个研究班里,你要坐下来自己读,我领个路而已,教你读经典的方法。

  开研究班,选什么经典来讲呢?我的基本原则:第一,容易的不讲,你自己可以去看,比如《论语》,外面各种各样的讲稿读本多得很。所以我要讲就讲难的,一般人讲不了的。确实《中庸》是四书里最难的。《荀子》和《管子》一样是子部最难的。难在什么地方呢?一是内容广泛,哲学、伦理、政治、法律、经济、军事、教育、文学、逻辑各个领域的东西都有。如果知识面不广就不容易读懂。你上网查一查目录,研究《荀子》的论著也不少,但大多只是研究荀子思想的一个方面、一篇文章或者一句话,很少有人能把整部书打通了,来解读荀子完整的思想体系。这和我们现时的学术训练方法有关,只培养专家,鄙薄通才,所以就通不起来。结果就造成瞎子摸象,各说各话。

  其次,古代经典都不容易读,好在大部分儒家经典都有前人的注释。如《论语》《大学》和《孟子》极为流行,你也注,我也讲,每一朝代都有十多种注释本留下来,大家就容易读。先秦的词汇难懂,但有秦汉的学者注释;秦汉的注释也看不懂了,又有唐宋的学者注释;明清的人又注释唐宋的版本。民国的人可以参考清代的,现在的人又可以看民国的。抄来抄去都可以拿着去骗学位、骗职称。《荀子》不一样,流传下来的只有唐代的注本,此后长期没有人整理过。到了清代才开始有人关注。因此,《荀子》相对四书来说,前人留下的研究成果不多,水平也不高。现在能看到最早的注本是唐代杨倞的,注得很不好。做学问最忌先有个思想在作祟。杨倞注释时不是忠于荀子的原意,而是削足适履,什么都往他自已的思想上去靠。因此,很多解释和荀子原意相去甚远,给后人阅读造成障碍。所以,这本书难就难在这里。

  第二,讲重要的。有些经典也很难,但不是那么重要,因此也不是我选择要讲的范围。第三,是对现代人生活有用的。有些也难,也重要,但可能跟我们现代生活距离比较远了。比如《尚书》很难,也很重要,但相对来讲,《尚书》在现代生活中用得到的就比较少了。可以从保存古代文化的角度,留给专家们去研究。出于这样的考虑,我原先准备两年讲一部书。先讲了《管子》,隔了两年讲《中庸》。现在又是两年过去了,这次就给大家讲《荀子》。

  我为什么要挑《荀子》来讲呢?因为讲儒学不讲《荀子》,你了解的儒学就不是真儒学,或者说不是儒学的全貌。我过去在讲国学入门的时候就讲过,要分清什么叫孔学,什么叫儒学,什么叫经学。在做任何学问之前,先要把概念搞得很清楚,不能混在一起。“儒”作为一个学派起于孔子。孔子以六艺教育他的学生。他不仅传授知识,而且有许多自己的见解。孔子是站在平民儒生的立场上批评那些贵族不守礼,不按照礼去做,导致礼崩乐坏。所以他提出纠正的方法就是克己复礼”。应该克制自己的欲望,包括对财富、权力、享受的欲望,恢复到传统的礼制上面来。孔子的这些见解大都保存在《论语》一书中。研究孔子本人的思想学说,那是孔学。自从孔子去世后,他的弟子立刻发生分化。子夏、子游、子张、曾参等各立门户,互相攻讦。史书上有孔子死后“儒分为八”的记载。秦汉时代也有自称儒家的十五派。这些学派各执一端,行为也不相同,但都自命为儒学,因为他们都还是以“克己复礼”为宗旨的,还是延续了孔子思想这个路子走的。

  到了汉武帝“独尊儒术”后,设立了五经博土的官职,钦定这些人才能拥有对儒家经典的解释权。儒学变成国家意识形态后,儒学就向经学转化。什么叫经学?经学特指西汉以后,作为历朝历代国家理论基础和行为准则的学说。因而,假如一种学术要称得上经学,必须满足三个条件:第一,它曾经支配中国的思想文化领域;第二,它以当时政府所承认并颁行标准解说的经典作为理论依据;第三,它具有国定宗教的特征,即在实践领域中,只许信仰,不许怀疑。因此,儒家学派尊崇的、孔子亲授的五经,且得到在位君主认可的解释就成为经学。其范畴较孔子本来的学说一一孔学为宽,但较儒学为窄。所以我们讲国学,不能孔学与儒学不分,或者儒学与经学不分,乃至把三者混为一谈。

  我们今天对儒家有个刻板印象。一提儒家,你们脑子里肯定就是孔孟之道;一提儒家思想,就是孟夫子“人之初,性本善”的那套人性论,或者是理学家“存天理,灭人欲”的观点。其实不然,孟子思想不能代表儒家的全部,也未得孔子真传。我所以选择讲《荀子》,就是要颠覆今天的儒家观,让你们了解统治过去两千多年思想的儒家本来面目是什么。我不像现在人那样喜欢做翻案文章。你们讲白的,我一定要讲黑,哗众取宠。说荀子之学才是儒家主流,不是我讲的话。《四库全书总目・子部・儒家类》评荀子说:“况之著书,主于明周孔之教,崇礼而劝学。其中最为口实者,莫过于《非十二子》及《性恶》两篇。………平心而论,卿之学源出孔门,在诸子之中最为近正,是其所长;主持太甚,词义或至于过当,是其所短。韩愈‘大醇小疵’之说,要为定论,余皆好恶之词也。”梁启超说:“汉代经师不问为今文家古文家皆出荀卿。二千年间,宗派屡变,壹皆盘旋荀学肘下。”两千年间儒家宗派屡变,变来变去,一直都是在荀子学派的门下打转。梁启超对荀子是既肯定又否定的。有一个人是完全否定荀子的,就是谭嗣同。在他的《仁学》中也这样说:“(中国)二千年来之学,荀学也,皆乡愿也。”中国两千年来做学问的人学的都是荀子的东西,都是乡愿。他是在骂人啊!尽管是骂人,但他也承认两千年来的儒家思想实际上是荀子的学问。

  我们说,儒家经典都是荀子学派传下来的,那是有详细严格考证的。清代有一个大学者汪中写了一本《荀卿子通论》,对每一部经典的流传做了详细的考证。据其考证,毛、鲁、韩三家《诗》《左传》《谷梁传》、大小戴《礼记》《周易》等传授均与荀氏有关。这些考证为后来的经学史研究者所基本同意。皮锡瑞在《经学历史》第二章说:“荀子能传《周易》《诗》《礼》《乐》《春秋》,汉初传其学者极盛。”冯友兰的分析更细密:“荀子为战国末年之儒学大师,后来儒者,多出其门。荀子又多言礼,故大小《礼记》中诸篇大半皆从荀学之观点言礼。其言学者,《大戴礼》中直抄《荀子・劝学篇》,《小戴礼》中之《学记》亦自荀子之观点以言学。盖当随荀学之势力,固较汉以后人所想象者大多多也。”最后汪中得出结论说:“荀子之学,出于孔氏,而尤有功于诸经。盖自七十子之徒既殁,汉诸儒未兴,中更战国,暴秦之乱,六艺之传赖以不绝者,荀卿也。周公作之,孔子述之,荀卿传之,其揆一也。”孔子的弟子七十贤徒去世之后,汉代的董仲舒这些大儒还没有出来,当中经过了战国,又经过了秦始皇焚书坑儒,六经的流传赖以不绝的人就是荀子啊。周公是原创,孔子进行解读,荀卿把它传下来,那个传统是一以贯之的。

  其实,在唐代以前一直是孟子和荀子并称,甚至荀子在前,孟子在后的。据谢墉《荀子序》记载,荀子“最为战国老师。太史公作传,论次诸子,独以孟子荀卿相提并论……盖自周末历秦汉以来,孟并称久矣”。除了司马迁之外,从汉代至唐代,一直有文献将荀子排序在孟子之前的记载。例如,东汉王充《论衡》称:“董仲舒览孙(荀子)、孟之书,作情性之说”;北齐颜之推《颜氏家训》称:“自子游、子夏、荀况、孟轲、枚乘……”;《北史》记,“孔、墨、荀、孟禀圣贤之资,弘正道以励其俗”;唐卢照邻《南阳公集序》称:“游、夏之门,时有荀卿、孟子;”权德舆称:“自孔门偃、商之后,荀况、孟轲宪章六籍,”均是先荀后孟,荀子的影响一直超过孟子。即使司马迁本人在《史记・十二诸侯年表》里也是称:“及如荀卿、孟子、公孙固、韩非之徒。”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汉唐盛世,其治国核心思想主要是荀子思想。唐代著名宰相魏征借用《荀子》中的“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等诸多名言,和唐太宗讨论治国之道,成为千古美谈。

  那么到了什么时候,荀子的地位才出现转折,开始下降了呢?我们了解任何一种学说命运的变化,离不开社会历史背景,离不开当时的文化氛围和思想潮流。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中国封闭多年的大门一打开,那个时候最时髦的是什么?西学,西方哲学。没几个人读得懂,但是大家好奇,所以西学很火,过几年就销声匿迹了,因为社会并不需要。然后是管理学热,人人谈管理学。这时候,如果我讲《荀子》,谁要听?所以要了解一种思想潮流的兴衰,必须要学历史,了解其历史背景。这就是南怀瑾先生讲的“经史合参”的做学问的方法,经是代表思想,史是历史。我从他那里学到这个方法,受用无穷。

  现在回到正题。中唐时期,儒学和佛教发生激烈冲突,韩愈为对抗佛教,写了一篇文章叫《原道》。其中提出了儒家道统说,把周公、孔子和孟子视为儒家传道的正统。韩愈认为,孟子死后,道统中断,才使佛教学说乘虚而入。他以继承孟子自居,倡导恢复儒家道统。

  韩愈为什么要捧孟子,而将荀子排除在儒家道统之外呢?因为印度传入的佛教思想是谈玄说妙的,必须找到与其契合的才能打擂台。不然,人家谈天,你说地,擂台是打不起来的。孟子学说谈玄说妙天马行空,和佛教思想有很多契合之处。而荀子思想和孟子相比,则更接地气,偏向于人的实际生活和经验,反对神秘主义的思想、重视人为的努力。这和当时思想界的风气显得格格不入。不过,韩愈还没有完全抹煞荀子的地位,只是说荀子“大醇而小疵”,有点小小的不足而已。

  佛教思想和思孟学派的儒学,这两股思想在韩愈的时代对抗,打得不亦乐乎,打到最后就融合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用句平常话,就是不打不相识。你在印度,我在中国,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佛教传到了中国,和儒学打起来了,互相不分高下就融合了。

  融合的结果就产生了宋明理学。于是宋代二程和朱熹就掀起了孟子升格运动,将《孟子》和《论语》《大学》《中庸》并列为“四书”,官方也将《孟子》钦定为儒家经典著作,科举考试的必读之书。其实,此时的儒学已经不是单纯的儒学,而是融合了佛道的思想。程朱理学陆王心学透露出一股浓浓的以佛家辩禅的方式来解决自己问题的思路。尤其是陆王心学追求内心的反省,倡言心外无物的思想,无疑就是受到佛家的影响。所以说,宋明理学是佛学化的儒学,儒学化的佛学。

  孟子正统地位的建立,势必会冲击荀子的地位。二程说:“荀子极偏狭,只一句性恶,大本已失。”“荀卿才高学陋,以礼为伪,以性为恶,不见圣贤,虽曰尊子弓,然而时相去甚远,圣人之道至卿不传。”朱熹说得更武断:“不须理会荀卿,且理会孟子性善。如天下之物,有黑有白,此是黑,彼是白,又何须辨?荀、杨不惟说性不是,从头到底皆不识。当时未有明道之士,被他说用于世千余年。”(《朱子语类》卷一三七)苏轼也说:“荀卿者,喜为异说而不让,敢为高论而不顾者也。其言愚人之所惊,小人之所喜也。子思、孟轲,世之所谓贤人君子也。荀卿独曰:乱天下者,子思、孟轲也。天下之人,如此其众也;仁人义土,如此其多也。荀卿独曰:人性恶。桀、纣,性也。尧、舜,伪也。”由是观之,意其为人必也刚复不逊,而自许太过。(《荀卿论》)简直是掀起了一场反荀大合唱。朝野极力排斥荀学,将其视为儒家异端。在北宋的时候,还不好意思完全否定荀子。元丰年间订立孔庙从祀制度时,荀子还跻身其间。到了明代嘉靖年间,荀子甚至被赶出了孔庙。如今我们所说的儒家思想,其实是思孟学派的一家之言。读荀子以后,你会完全颠覆以往对儒家的印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网站首页www.0118777.com0118开奖网王中王论坛www5059o9com财神爷玄机网098222香港正挂彩图57443374.cc